杜绝颓废。每天努力学习。
但还是要把日子过得有轻小说的色彩。
——纪念那些不存在的日子们、和不存在的我们。

4.1

今天就是四月的开始了。
调一道SAM调不过去。看到其他人用平方水法水过去了感觉十分不满。
再也不需要记住今天是星期几。当然大概说不定至此以后我就记得住了??
那这世界可真是可恶呢。


跟着节奏摇晃起来,恰好跟机房的人节奏重合了。十分带感。
终于跳过了那道题。MDZZ我忘记处理加点第二种情况的邻接链表了。
感觉今天心情不错。大概是因为接受了现在的现状意外地还感觉挺带感的。那我好真得好好感谢 @whj 了。虽说这人的性格和想法方面跟我挺相对的。
原来这都能聊 high 啊六六六。


有点分不清什么是 emotion support 什么是 way to solve.
是我分不清……还是……你们分不清
我太敏感了。是我不好。都怪我。
请接受我的道歉。
所以我还是消失一段时间吧。希望你能找到我。


我买了果汁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见到哪个人,又不想见到哪个人。所以我走在阳光与阴影的边界上,任由自己被分成两部。
我抬头侧向望去。穿着校服的人群聚着。他们在等待着是信号灯的一声令下。
眼前是一个熟识的身影。我叫得出他的名字,可我不认识他。我知道他既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街道在这个下午仍然连接着远方。

4.3

真夜中。
孤寂难耐的夜晚,什么都不想做。

4.4

听着不停歇的歌的我回想起来的是上个星期四。我记得很清楚的星期四。
是因为那天早上我没有去上指导课——当然我其他课也没有去上。
为了最近以来的我的事而对我说些什么的是 whj。
其他更多的细节我会想不起来了,碎片只有两个片段我暂且还算清楚。
我只是记得那天我们谈了快一个小时吧。他在说话的时候我一般看向楼层对着的方向,还没有人的游泳馆。
我控制不了面部表情,带着眼镜视野仍是模糊的。时而举起手轻拂。
对了。具体那两个片段——
我听了之后双腿瞬间失去力量,靠着边栏坐了下去,即便是知道那大概很多年没有清理过的是很脏的地方。
——「我记得你们当时关系很好啊」
这是第一句话。莫名其妙地被说出了出来。这的确是个事实。只是我为什么会对这样的事实感到战栗和恐惧。
——「你得自己振作起来;就算我现在努力去说服他让他理你,接下来又能改变什么(就能和好如初吗)」
我彻底无法可说。因为他说的是事实。即便拼了命去解释也不是能达到我想象中的程度啊。——更何况。
改变不了。他现在不能接受这种情况。而我真的就可以了吗。
其实我是不可以吧。
只是一直以来把想要恢复关系当作最主旨从而忽略了他甚至是我自己的感受了吧。
——是那种灵魂深处的不安感的罪。
究其到底就是我觉得这般关系太容易失去了。更深而言就是我其实也是不信任这样的关系。
……
何去何从、我将如何。真的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啊。

一天后我跟他说我想通了。我说我终于发现一直以来我所认为的喔的努力其实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他说他愿意恢复关系。这样就挺好的。至于能到哪种地步自然是希望越深越好。可毕竟我不敢多做设想了。
需要距离的话,那我也可以。彻底消失一阵子吧。我可以缓和自己的情感不去给他带来麻烦了。他大概也能借机会消解尴尬吧。
至于未来会如何,我终于笑着说,不知道。但是说到底我还是信任着他。


我=偏执+优柔寡断+思维跳跃=庸人自扰+迷茫颓废
临睡前突然想起这样的自己。
偏执是我爸对我的评价,优柔寡断是 whj 和某位老师,思维跳跃则是初中语文老师 gj。
如此说来我确实是这样的。
偏执使得我对我认定的东西会不惜一切代价想要了解,即便那东西虚无缥缈或者根本是错的。
优柔寡断则是我对于我认定的东西控制不了自己的做法和情绪,也是上面那条的体现。
思维跳跃是另一方面。gj 说她看了我上学期写的读书笔记(大概是 zym 发给她的吧),她说这是她的感受。由此她担心我的议论文写作——哦我这学期还没有交过一篇作文呢。
但其实说起来也是上面两点的本质。我究竟是以什么途径认定某东西是我所认定的东西呢。虚幻的梦境、模糊的印象、暧昧的感觉?
对我的未来甚至没有任何益处的东西。按照逻辑我似乎不应该太过重视。
可我对这种其他人的想法竟毫不在意。
所以我现在之所以到此地步,纯粹是因为庸人自扰罢了。


最近看书多了一些新的感受。
首要一点就是要做减法。即便书里每个句子都那么值得琢磨和玩味,可毕竟不需要在文章中出现过多这种东西。
我对我的文章的评价是尽是卖弄莫名其妙的修辞技巧罢了。
莫名其妙的意象,变化多端的修辞,暧昧不确与矛盾带来的异化;文学性由此而产生的话。
我终于发现自己徒会修辞而已,不会说话。
明明自己经常在做缩句缩段的训练。但是自己的文章为什么总是如此连绵不断——像五月的梅雨,惹人厌烦。
一定要,我默念着,一定要把简洁有力放在首位。虽然不需要刻意去模仿海明威那些现实主义作家的笔法。
对于没有必要说明的东西一笔带过就好了,甚至干脆不提。
而对于有必要解释的东西则一定要详细。事实上几个词语的妙用会比几个句子的解释带来超乎预期更好的效果。
我要把这些话抄在每次我写文章时的地方的最开头。

4.5

最近思考而出的结果,是我发现似乎对你的事也感觉无所谓起来了。
就像是我之前所 predict 的那样啊……
当热情褪去时,发现其原因是子虚乌有,自己也会开始怀疑自己的现状的吧。
啊啊再过不久我就可以说出来了吧。

我啊,最讨厌你了。


又不是没看见我。自顾自从我面前跑过去又是作何(……)
……等等我不是说好不在意的吗……
都怪你(……)

4.6

词不达意。词不达意。
回想起那时自己说过的话自己颤抖起来。
我自称是解构主义者,所以当我遣词造句时总是忽视语境、本身意思、感情色彩,而只是根据造字法造词法和自己的想法使用。
脱离文本就不存在解读这个概念我一直都清楚,所以我总是按照我的意愿赋予词语解读。
但终究,文本和词汇基于现实并因时间的变化而变化,总是会有新的意思从中产生,使得要表达的意思更加模糊。这就是解构之于结构之区别,我是清楚的啊。
——……。
词不达意。结构解构将我从束缚中解脱又投入另一种桎梏。


分不清是梦还是想法还是真是发生的事。
有人问我 回不去的话我又能怎么用。
我将头倾斜一侧,微笑着说 那就去死。
那个人像是被震住了,说 这又何必。
我从墙角站起身,整理衣服 开玩笑的 起身走开,说
只是我大概也不会想去跟「人」这种生物打交道了吧。

4.12

期中考试完了。
被类似这样的告知「学校已经决定了,你得回去考试」之后过来几天。
所以我花了不到三天预习了其他人一个月以来的文化课内容。
所以这考试早就是视为被战略性放弃的筹码了,为了其他更要紧的目标。
……考差了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大概每科都70上下吧,跟上学期期末比起来简直2333


已经不是很在考虑某人的事了,最近的麻醉还是有些效果的。
就是说至少不会像之前那会儿一样十分、特别影响自己的心态与状态,在考试的时候。
不过说完全没考虑那是骗人的。
还是有时候在想着。客观来说终究还是影响了一点。

我在考虑着之前 whj 跟我说的话,想跟我传达的东西。
我终于发现他一直都在暗示我什么,把话题从那个方向引也是、问出那些问题、给出那些做法也是。
意思就是说这时候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恢复到过去的状态,不如趁早住手,不再把自己情感付之其中。
他竟然真的表达了这样的态度,以半明确的方式。
这该死的自称旁观者的人。
不过我开始渐渐觉得有道理了起来。毕竟我已经不像之前一样在意了。
嗯。

他绝对不会料想到他的做法给我带来不可磨灭的后果。
从一方面来说,之前对他的态度真的可谓是 对人类最后的示爱。——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看重这份关系。
现在而言的话。我可以从中站起来。可是。其他人无论是谁,都不要靠近我。绝对。
我彻底对你们没有兴趣。

我拼命抑制住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尴尬也要把恢复关系放在首位,就是因为对现在的现状有充足的自觉。
因为我不觉得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双方一起保持尴尬的态度会有什么缓和的可能性存在。
而我也知道一旦让我失望持续时间长,我可以什么都舍弃掉。
——是我不行啊。到最后是我不行啊。
如果示弱有用的话我肯定一开始就投降啊。
不过现在的状态真的跟我之前预想的那个想要想方设法改变的局面真的是毫无两样。
努力付诸东流。我真没用。最可恨的失败者。

对了唯一一点我对这段日子正面的看法是 我感受到了自己阔别已久的情感们。
还有纯粹的悲伤。
纯粹。
我的悲伤是信徒式的自我责难,而无利益之类的污秽之物沾染。
至少我要纯粹下去。

4.13

早晨走在校道上。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融化了一般。
十分讨厌的感觉。


一直觉得喜欢夏天的肯定是温柔的人。
只是现在,我满心希望这般似雨蝉鸣与夏天快点结束。

4.14

如果我说我想放弃了,你会怎么想?
是会难过伤心吗?还是会为摆脱了一个难缠的朋友而稍稍高兴了一点呢?
吶。真是抱歉,成为了一个糟糕的朋友。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自己坚持下去了喔……。
到最后先放手的果然是我吗……?
我发现我不在你应该能过得开心,而我在的地方你不能。
所以看来我还是不在为好吶。
如此考虑而出的结果、就是这样了吧。

4.15

间歇性的伤心迷茫,对人对己的不满。
我只有一个人又如何。
進む。


又被人劝了。
看来真的是没办法回得去啊。
回不去呢……恢复不了啊……


我当然希望不会被这样对待啊……
我当然希望我可以见到你不至于两人都尴尬啊……
我当然希望就只是稍稍聊一下天就可以啊……
我当然希望也被当作是重视的人稍微对待一下也好啊……
但是回不去了啊……
说着要去争取、不要害怕失败,可我毕竟也努力过了吧。
但这种东西毕竟是双向选择的呢。
不该属于我的不会属于我呢……
啊。一天又这样过去了。
看着日子委身于风离去而不顾,我站在时间的后面,只看到灰蒙蒙的天空太阳已经失去了活力。

4.16

……不要
……不要……
……不要对我露出那样的眼神和表情啊……
那成为了我深夜中的梦魇。
我颤栗在黑中。
我终于感到了对你的害怕……


在hitokoto见到了几句话。

『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因为曾被温柔的人那样对待,深深了解那种被温柔相待的感觉。』

-「夏目友人帐」

那种亲密的人突然陌生,希望完全落空的感觉,就好像喝口凉水居然被烫到。

……都是什么东西嘛

4.17

环视我现在的状态。我又什么理由可以不往前走呢。
文化课考试已经证明了我不是这方面的天才,不可能在没听课的情况下也能拿到好分数。事实上,根本就是差劲。
人际关系方面……算了这一方面已经让我有想死的冲动了……
在此之外我实在是对另一个人感到很抱歉。可你遇到了这个时候的我…………
凝神屏息。只能努力搞OI了吧。
现在跟背水一战的区别也只是没有生命危险罢了吧。

4.18

爬着爬着楼梯,脚步越来越慢,头脑昏眩。
——明明已经不打算再这么下去了……甚至自绝希望不再抱有原先抱有的幻想了……就算彻底失去我本来也觉得不会再过分伤心了……
可为什么一想起来就全身像是背抽走了力气一样啊!?
这段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日复一日大脑里都在思考着程序过程,不想去在意跟人的关系,更是抱着爱来来不来滚的态度对着身边的人……
更像是在麻痹自己。
我已经不想做题了。
没有力气爬楼。没有力气思考。没有力气去看。没有力气去感觉。没有力气活着。
明明知道无论伤心多久都迈不开新的一步啊!!!
不努力就完了!!
可是努力的结果……真的对我很重要吗……
很多事情都在莫名其妙间都变得无所谓起来了……
现在。居住在我身体里的。到底。是谁。啊。


sb全家最近搞优惠,买两瓶饮料打折。
昨天买了两瓶咖啡,一个人喝了。
今天买了两盒柠檬茶,一个人喝了。
。。。孤独伤心到我想哭出来。
所以明天不去全家了。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