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读书笔记复制而来。
在考虑着是否把这些东西放上来。

总算赶在七月结束以前读完了这本书。

1

我已经不知道一篇书评应该怎么写了。
前面已经各种忙也是过了几乎十天才在总结。
在这晚上11点的广州,疲惫的,却带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2

Je ne suis rien.
这是追述自己身份的故事。
发生在六十年代的法国,不止一次提到的那个“奇怪”的年代。

3

书由很多长长短短的四十几个章节构成。有些只是一句话的情报,有些却是一段完整的故事。
要我强行说出有几个层次是无理的。因为我沉醉于这混乱的无序中,无法且无力(水平所限!)去重新审视。
只是感性的说说自己的感觉。
前面部分是“我”开始着力开始寻找过去的自己,并且从接触到的人猜测自己所应有的身份。
之后开始按照既有的情报逐步往下调查,发现了自己的多身份的曾经。
遇到了过去的友人与认识的人。通过调查还原出来的细节,仿佛能将过去展现。
直到最后仍在不懈寻找着,迷雾未散。仿佛黎明前太阳将升未升的样子。

4

带有点唯心论味道的题材,在莫迪亚诺的笔下呈现得可谓令人手不释卷。
失忆了的主角,靠着非线性的线索,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去追述自己的过去存在的痕迹。
其实过去就是真实的吗?
主人公也是一而再地认错自己,只是到最后才拼凑出来像是体系的一部。
所以过去,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呢?
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结果就是我无力的发现,倘若有人将我的记忆篡改,只要足够巧妙我是完全无法发现了。
说起来从思考这个问题开始我就已经踏入唯心论的大坑了。哲学启蒙竟是如此。
所以从不相信历史的存在与正确性。一切不曾发生。
拿着这种观点来看这本书,就是有点类似上帝视角的感觉了。
所寻找的也只是间接存在的可靠性未知的证据,所映射的过去就是正确吗。
所以所寻找的,说不定只是另一个客体的过去。或者说这样的过去,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客体了。

沙子只把我们的记忆保存几秒钟。

所以说调查出来了自己的身份,效用为何呢。
外交官。朋友。证婚人。侦探。助手。偷渡者。
佩德罗?德·吕兹?吉米?斯特恩?麦克埃沃依?
或许有身份因责任而存在这种说法。
哪个身份,才是符合“自己”的存在呢。
只能说“自己”本身或许就是一种身份了吧。
那么我的身份呢。我的存在由谁证实呢。
愚妄的问题。被夏日蝉鸣声掩盖而过。消失在夏天的尽头。

5

事实上我很羡慕如此失忆。一切记忆不加掩饰地抛弃掉,这是可以少了多少麻烦啊。
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莫名其妙又幼稚可笑的话语。负面的情绪连同开心的记忆。全都隐匿了不再出现。与目前无关。
虽说有逃避责任的嫌疑,但我真希望有这种记忆清零的选择。
不受过去的恩惠,也不受过去的约束。

6

千千万万的人行进在巴黎的纵横交错的街道上,如同千千万万的小弹子在巨大的电动弹子台上滚动,有时两个就撞到一起。相撞之后,没有留下一点踪迹,还不如飞过的黄萤,尚能留下一道闪光。

莫迪亚诺的语言,带有一种特别的优雅与灰暗的色调。
不急不缓地行走着,叙述着,描写着,只是尽可能沿着道路寻找下去,并不急迫。一如印象中的欧洲的绅士。
带有这一点风格的小说特别有特点,竟能从中与青春咖啡馆找到相同的感觉。
寻找自我的这种所谓侦探小说,囿于眼光所限,我觉得无出莫迪亚诺之左了。

7

六十年代的法国。一开始我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带着这种疑惑的昏眩感读完全文才去查资料,了解到了维希法国这段奇特的时期。
德占时期的巴黎市民的生活,也被以这种形式展现在了世人面前。

8

黄昏时分,一个小姑娘和母亲从海滩回家。她无缘无故地哭着,她不过想再玩一会儿。她走远了,她已经拐过街角。我们的生命不是和这种孩子的悲伤一样迅速地消逝在夜色中吗?

9

12点40分。
写不出东西的空虚感。
疲倦得仿佛可以倒头便睡。
耳机歌颂着夏天的美好的夜晚。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